推广 热搜: 论文                经济   

影子银行体系监管及对国内的启示

   日期:2021-07-21     来源:www.oneronghui.com    作者:未知    浏览:232    评论:0    
核心提示:2007年,太平洋资金投入管理企业的实行董事麦卡利初次提出“影子银行体系”的定义,意指不受监管或较少遭到监管、与传统和合法商业银行系统相对应的金融机构。

2007年,太平洋资金投入管理企业的实行董事麦卡利初次提出“影子银行体系”的定义,意指不受监管或较少遭到监管、与传统和合法商业银行系统相对应的金融机构。与之类似的定义还包括影子金融系统、平行银行系统与准银行体系等。2011年4月,金融稳定理事会从广义角度提出,影子银行体系是指游离于传统银行体系以外的信用中介实体与信用中介活动,监测对象包括直接充当信用中介、作为信用中介链的一部分,或者推进信用买卖的所有机构和业务活动。

1、影子银行体系产生和进步的背景

第一,美国在20 世纪70 年代末推行的紧缩货币政策和宽松财政政策减少了传统银行业的盈利能力,为影子银行体系进步带来机会。银行的资产和负债业务面临来自各种非银行机构的激烈角逐,为了提升收益并避免有关监管,银行不能不探寻存款以外的资金出处。银行通过对各类贷款和其他非市场化资产进行证券化加工,将有关资产和风险成功转移到了资金投入者的资产负债表中。伴随以资产证券化为代表的金融革新商品不断涌现,影子银行体系渐渐形成。

第二,国际上机构类资金投入呈现爆炸性增长,为影子银行体系运行创造了条件。因为严格的利率管制需要(“Q条例”规定,1980 年后逐步废除)减少了机构资金投入者将资金存放在商业银行的兴趣,拥有很多闲置资金的养老基金、一同基金、保险公司和一些非金融公司等机构成为了回购等批发筹资市场的资金提供者与高评级证券化商品的购买者,使得影子银行体系获得了很多资金流。

第三,担保品市场迅速进步,为影子银行体系成长提供保障。美国国债和高评级债券(如抵押证券化商品、CDO)等担保品的广泛运用,增强了商业银行以外其他资金投入途径的安全性。影子银行机构借助担保品借入巨额资金,一旦发生违约,担保品的所有权就转移给了资金提供者。在此过程中,担保品发挥着类似商业银行存款保险的保障功能。

第四,美国金融监管发生重大法律变更,为影子银行体系活跃进步提供了要紧推进力。1999年推行的《金融服务现代化法》达成了分业经营向混业经营的转变。此后,美国于2000年颁布了《产品期货买卖现代化法》,规定场外买卖不受产品买卖委员会监管。这两项法律颁布之后,包括资金投入银行在内的影子银行体系摆脱了限制其进步的法律束缚。

2、对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改革

第一,拓宽监管范围,关注系统性风险。危机后,国际金融监管改革倡导“无盲区、无缝隙”的全方位监管理念。美国将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场外衍生品市场等均纳入监管视线,需要超越肯定规模的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需要在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并向监管机构披露更多关于其资产和杠杆用方面的信息。成立新的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负责从宏观审慎的角度辨别和防范系统性风险,评估包括影子银行在内的所有金融机构的系统重要程度和对系统性风险的影响程度;对被甄别为具备系统重要程度的金融机构,提出更高的资本充足率、杠杆限制、流动性和风险管理需要。欧盟建议对所有具备系统性影响的金融机构进行适合监管,提升金融市场尤其是对冲基金及私募股权资金投入资金市场的透明度,需要其资产达到肯定规模后,须向东道国披露风险暴露、业务表现等状况。

第二,限制大型金融机构的高风险活动,加大风险隔离。美国金融监管引入“沃尔克规则”,禁止由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保险的银行控股公司直接进行自营业务,规定银行资金投入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的规模不能超越银行一级资本和基金资本的3%,另类资金投入总规模不可以超越银行有形股权的3%;需要银行将农商品掉期、能源掉期等风险大的非传统衍生品买卖业务拆分到子公司,自己只保留利率掉期、外汇掉期与金银掉期等业务。英国强调推进各监管机构加大协调配合,降低银行体系和其他金融体系之间的结构性套利机会。

第三,强化对各类金融革新商品的监管。在场外衍生品监管方面,虽然美国与欧盟在具体手段上存在差异,但均规定了场外衍生品的中央清算义务、监管者的决定权、非中央清算买卖的保证金和资本需要,与所有买卖向买卖储存库报备等内容。在资产支持证券监管方面,美国需要贷款发起人需要将至少5%的风险资产保留在其资产负债表内,并禁止发起人直接或间接对冲这部分资产的风险,以打造起发起人与资产证券化营业额之间紧密的经济联系。巴塞尔委员会发布的basel III则大幅提升了一般证券化商品与再资产证券化商品的风险网站权重,对外部评级设置额外限制并且需要银行需要进行尽职调查。

第四,打造新的危机处置机制。美国规定系统重要程度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大型银行控股公司向监管机构提交自救处置预案,以期在遭遇重大重压情形时能迅速拓展有序自救。英国强调通过提前明确在重压情景和破产状况下可以采取的行动来约束机构(包括系统重要程度大型私募基金和对冲基金)行为,防止其破产对社会秩序与金融稳定产生紧急冲击。

第五,强化金融机构薪资监管。不适当的薪资结构诱发银行和基金管理人过分偏好高收益的复杂证券化商品,这也是致使影子银行体系迅速扩张是什么原因之一。为此,全球监管界积极探索推进薪资规范改革。比如,金融稳定理事会2009年发布《稳健薪资做法原则》,建议健全公司治理,协调并匹配薪资和风险,需要金融机构进行必要的薪资信息披露并允许股东监督。美联储对金融机构高管薪资提供纲领性指导而非指定具体规则,一旦发现薪资规范致使机构过度追求高风险业务,美联储有权加以干涉和阻止,同时买卖员、经纪商和金融机构职员也被纳入薪资监管范围。

3、对国内的借鉴和启示

研究影子银行体系进步的轨迹,可能可为大家提供展开革新的新思路。国内金融革新所以踟蹰不前,重要缘由在于,大家的革新,主要着眼于金融业自己的进步,而不是顾客的需要;是在政府的主导之下,而不是依赖市场机制;依旧囿于狭隘的筹资功能,而不着眼于向顾客提供包括筹资、风险管理、价值提高、支付清算、金融理财等在内的全方位金融服务。这样看来,大家将来的金融革新,第一需要全方位转变理念,将金融业从高高在上的金筹资源的垄断者的地位上“下凡”到为企业和居民提供服务的现代服务业的新平台上;从以筹资为能事的金融中介功能,全方位转移到以采集、生产、传递和用信息为根本要义的新机制上;从满足于存、贷、汇、兑,全方位转移到为顾客提供“量身订做”的金融商品和多样化的金融服务上;从沉迷兴办机构,转移到勉励买卖、向提升流动性要效率的现代金融进步的道路上;从主要依循政府设计、批准和运动式推进的极具行政化色彩的老路,转移到依赖市场机制和亲知经济活动的微观经济主体的主观能动性上。以此标准衡量,金融危机以来国内以银信合作、理财商品、私募基金、金融出租、第三方支付等为主要特点的银行体系以外的信用供给活动,可能代表了国内金融革新的进步方向。我以为,探讨影子银行体系的进步机制及其多样化形式,不只可能为国内的金融革新找到可持续的进步路径,同时,也将为国内金融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提供有益的镜鉴。

 
打赏
 
更多>相关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